浓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浓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生厕所里的虐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06:22 阅读: 来源:浓度计厂家

天似乎快要黑了。由于是礼拜六,A中的学生早早便回了家,所以整个校园里格外的寂静。

没有人注意到那栋新建的教学楼六层拐角厕所内所传来的皮肉拍打的声音。

“啪!啪!”又是两声清脆的巴掌声,越辰歪着头,狼狈的跪在地上。

身后两个男生用力的反按着他的胳膊,肩胛处传来的痛感使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残忍的对待还在继续,膝盖下面的碎玻璃已经划破了皮肤,深深的埋进了肉里。

地面上一片刺目的红色,黑色的粗框眼睛在一片红色里格外的显眼。

越辰忍受着足以昏厥的痛楚,费力抬起头往窗边看去。视线里是一片模糊。就连那道欣长的身影也是模糊不清的。

那一刻,他突然想戴上眼镜看看,一向冷静温和的李子豪班长会是什么表情。是冷眼旁观?还是讥笑嘲讽?

反正不会是心疼,他自嘲的想。

“你还敢看班长?”又是两巴掌,班里最嚣张跋扈的陈杰用力的一把抓起了越辰的头发。

越辰因为陈杰的力道,被迫高高仰起了头。这个时候陈杰才发现,这个一向木讷寡言的同学还是十分清秀的。

只可惜,生成了一个男孩。

“真是个变态啊,竟然给班长写情书!”越辰身后的男生一边嘲讽的说,一边按着越辰的肩膀用力的往下压,使膝下的玻璃又深入了几分。

“就是,也不看看你这个德行。连给我们班长提鞋都不配!”另一个人附和,并往越辰的头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用手粗鲁的狠搓了两下,让越辰看起来更加狼狈。

而以木讷出名的越辰则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似乎那个被残忍对待的男生根本不是他一样。

“操,这小子油盐不进啊!”陈杰爆着粗口,随手又给了越辰一巴掌。

“陈哥,我看这小子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他既然跟个娘们一样喜欢男人。那咱们就像对待女人一样对待他吧。”身后的男生瞅着面容清秀的越辰不怀好意的说。

“哦?你有什么好点子?”陈杰饶有兴趣的问。

“我们可以扒掉他的衣服,录个视频放到网上,让他身败名裂!”男生兴奋的说,而越辰的脸随着男生的话变得越来越苍白。

“不要……班长……不要让他们这么做,求你。”越辰努力的使自己毫无焦距的眼睛对上一直沉默的李子豪。湿漉漉的大眼睛祈求的看着他。他的嘴唇在不住的颤抖,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一时间,厕所里死一般的寂静。

“班长,你不会,喜欢这小子吧!”陈杰看着气氛诡异的两人,有点不可置信的说。

又是一段长久的寂静。

“没有,你随意。”冷漠的话语宣判了越辰的死刑。那一刻,没有人注意到被虐,待的少年眼里火花泯灭的声音。

伴随着李子豪的话,布料撕裂的声音划破了一室的寂静。

越辰死死闭上了眼睛,有湿意在眼底蔓延。他不想让李子豪看到这样的他。

他觉得自己,真的好脏。

纤细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印记,有抓痕,有咬痕。淫,靡而充满诱惑。

“操!”陈杰一时间看呆了,好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陈哥,你看他身上的东西。这是我们班同学做的吧。”他身上的痕迹一看就是新留下的。作为封闭式学校,他们自然能想到这一身杰作是自己班里人干的。

“原来还有人跟他一样是变态啊!啧啧,真没想到。”身后的男生咂嘴说到。

“我看我们不如逼他说出是谁干的,让这两个变态公布于众好了!如果他不说,我们就把他的衣服全扒光!”另一个男生兴奋的附和,同时打开了视屏对准了狼狈不堪的越辰。

也就是在男生松手打开摄像头的一瞬间,一直沉默颤抖的越辰突然用力挣脱了身后的压力猛地往窗户那里冲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校园的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了起来。

李子豪看着窗下一片耀眼的红色,突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越辰死了,从六楼厕所内的窗户一跃而下。窗户下面是一堆施工余料。他的腹部,胸口,额头处被废弃的钢筋木条贯穿而过。

原本应该是很轰动的新闻,却因为陈杰父亲的身份很轻易的摆平。

沉默寡言的学生越辰因为受不了繁重的课业和成绩的滑落一时想不开而选择自杀。

等到越辰的父母到达学校的时候,得到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骨灰盒。

人都已经装进骨灰盒了,纵使越父越母再怀疑再不甘心,也没办法去追究了。毕竟尸体已经没了,谁也无法证明越辰到底是不是自杀。

越辰的母亲当场哭晕在骨灰盒前,而一向沉默坚强的越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因为越辰的遗物被交给了班长,所以李子豪只能负责去把越辰的东西交给越辰的父母。

“谢谢你,我听小辰提起过你。他说你在学校里一直都很照顾他。”越父看着这个和他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勉强露出微笑说。

李子豪发现越辰的父亲仿佛一夜之间白了好多头发。他突然不敢直视这位目光慈祥的老人。

“越辰,他在学校里很老实。也很受同学们的欢迎。”李子豪迟疑的一下,违心的说道。

越父一听,眼眶又红了起来。他还没来得及看到儿子成家生子,就白发人送了黑发人。

“伯父,我还要上学。先走了。”李子豪避开越父的眼睛,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因为越辰的死,学校放了一个礼拜的假。李子豪一身疲惫的回了家。他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诺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一个人。

“啪”随意的把书包扔向地板上,李子豪任由自己埋进深深的沙发里。眼睛毫无焦距的望着前方。

夜幕降临,李子豪保持着发呆的姿势过了好一会才有了反应。

“呵呵。”他先是意外的笑出了声音,接着却又发出小兽低鸣的哭声。

李子豪想起越辰从他身边一跃而下时看他的最后一眼。

那一眼,充满了心碎,绝望。

墙拐角处,一个模糊的黑影出现在李子豪的视线里。

“你是来报仇的吗?”李子豪红着眼眶看着那抹黑影痴笑着说。

清早,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喂,我是李子豪。”蹲坐在沙发边的李子豪僵硬的拿起手机沙哑着声音说。

“班长!我们班又死人了!死的是立明!”打电话过来的是陈杰。

“你猜是谁干的?”李子豪似乎一点也不惊讶,声音很是平静。

“我怎么知道?好了我要去看看怎么回事,回头再跟你说。”陈杰快速的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李子豪望着手里的电话,露出了一个微笑。

“越辰,你的报复开始了么?”

李子豪记得,那个把越辰情书拿出来大肆宣扬的人就是立明。

李子豪知道,立明的死只是一个开始。接着还会有人不断死去。

果然,那个当初控制住越辰的两个男生,在第二天被发现死在教学楼。

他们的胳膊被齐刷刷切掉,鲜血从六楼厕所的窗户直顺着墙壁流到了一楼。远看就像一条鲜艳的围巾。

“越辰,你的报复快完了吧?”李子豪看着墙角那个面色冷峻,双眼没有眼仁,腹部额头心脏都不断往外流出鲜血的越辰笑着问。那个笑容看起来就像是情人之间宠溺的微笑一般。

“班长,这一切是不是太诡异了?”陈杰颤抖着声音给李子豪打电话。

“怎么诡异?”李子豪听着陈杰的声音,面容平静的问。

“他们,他们可都是害死越辰的人啊!肯定是越辰的鬼魂回来复仇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人了!我怕!”声音因恐惧而扭曲尖锐了起来。

“哪来的什么鬼魂!一定是有人故意搞的鬼!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学校,我倒要看看是谁敢耍我们!”李子豪的语气听起来很生气,但是也只是听起来而已。

“好吧……”陈杰犹豫的回答。

晚上六点,陈杰准时来到了校园里。因为教学楼刚死了人,所以楼道口被警戒线封了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入。

“喂,班长你来了没?”陈杰拨打李子豪的电话小声的问。生怕声音太大引起他或“它”的注意。

“我已经在六楼厕所了,你直接来就行了。”

陈杰这才小心翼翼的越过警戒线往楼上爬去。

楼道里格外安静,只有陈杰脚步的脚步声“哒哒”的响起。

因为学校断了电,楼道里显得格外黑暗,只能隐约的看清楼梯的轮廓。

陈杰小心翼翼的走着,他总感觉楼道的某个拐角隐藏着未知的东西。一旦他放松警惕,那东西就会如同猛兽猛然扑出将他狠狠的撕裂。

终于,走到了六楼。陈杰左拐,往走廊尽头的拐角处走去。

“班长?”陈杰来到厕所门口,猫着腰探头往里面看着。

李子豪正站在窗户口往外看着,黑色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整个厕所内静悄悄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清脆空灵,在这个死了三个人的厕所内回荡。

“你来啦。”李子豪转过身看着陈杰微笑。

“班长,你发现什么了吗?”陈杰看着李子豪放下了心,直起身走了进来。

“你过来。”李子豪依旧是微笑的样子,冲陈杰招了招手。另一只手则是背在了身后。

陈杰毫不怀疑的走到了李子豪的面前,还没等他有反应,李子豪突然伸出一直藏在身后的那只手猛地向陈杰挥去。

陈杰大惊失色,下意识的避开。但是还是被划破了胳膊。

“班长你干嘛?”陈杰捂着流血不止的胳膊惊疑不定的问。

当他看清李子豪手里是一把斧头的时候,心里的惊骇更是加重了几分。

“不是我要干嘛,是他,他让我替他报仇。”李子豪指着窗户口露出了宠溺的微笑,他看到飘在窗户口的越辰同样对他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谁?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陈杰惊声尖叫!

“你说呢?”李子豪笑着反问。

“是越辰!”陈杰咽了口口水艰难的说。

“不是我!他眼里的人不是我。”这个时候另一个声音出现在厕所内。

陈杰慌乱的转身,看到的是越辰飘忽不定的身形。

“越辰?”陈杰大叫,惊恐的眼睛在越辰和对着窗口一脸温柔的李子豪中间转来转去。

“他被自己的心魔魇住了。在他眼中的我根本就不是我,而是他幻想出来的。”越辰一脸悲哀的说。他的样子和生前差不多,只是皮肤比较苍白而已。

李子豪其实跟越辰并非没有关系。相反,他们俩是秘密的地下情侣。但是,这份感情却是只有越辰一个人付出的。而李子豪不过是因为越辰知道他作弊,为了堵他的嘴不得不和他在一起而已。

李子豪一直以为自己是恨着越辰的。直到越辰从窗户口一跃而下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对他并非没有感情的。而这份感情在越辰死后化成了一股强烈的愧疚。

这份愧疚在他的心理凝聚,渐渐让他心里幻化出一个邪恶的越辰。这个邪恶的越辰则唆使李子豪害死了那些曾害过越辰的人。

说白了,杀死所有人的人就是李子豪的心魔。

但是越辰从来就没有恨过李子豪,他只怨自己不是一个女生。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爱上他,但是感情这回事,并不是说不爱就是不爱的。

“班长,越辰在这里!那个越辰是假的!”陈杰指着真正的越辰焦急的说。

一方面,他是怕李子豪会杀了自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对越辰的愧疚使他想要让越辰不那么痛苦的看着李子豪变成丧心病狂的恶魔。

“呵呵,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我一定要杀了你为越辰报仇。”然后他就自杀,永远和越辰在一起。

话音刚落,李子豪就挥起了手里的斧头。陈杰躲闪不及,只好迎上去抓住了李子豪抓着斧头的手。

没想到李子豪突然一脚踹在了陈杰的肚子上,陈杰的身子一下子撞到了门上,然后滑落在地上。

陈杰捂着肚子,一脸痛苦之色。李子豪握着斧头一点一点的走向他。就在他挥起斧头即将砍下的时候。陈杰突然大喊了一声:“越辰他不怪你!”

“你骗人!他明明是怪着我的。”李子豪说,但动作却是停顿了。他扭头看向窗外,窗外的“越辰”果然露出了怨恨的表情。

“我没骗你,他说他从来不恨你。也不后悔爱过你!”陈杰照着越辰告诉他的话说。

陈杰刚说完这句话,李子豪就看到窗户外的越辰突然像一团黑雾一样一下子消散在夜空中。

李子豪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转过身却看到另一个越辰站在他的面前。只是这个越辰脸上却是一如从前的微笑。

“子豪,我不怪你。真的。”越辰看着李子豪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就知道他的心魔已经除掉了。

“对不起!”这一刻,李子豪终于像个孩子一样的大哭了起来。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生成个女生,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爱你了。”越辰羞怯的笑着,浅色的身影一点点的变淡。

“不要离开。”李子豪无助的哀求。

“你要好好活着,我会等你。来生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伴随着这句话,越辰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天,渐渐亮了起来。

---- 作者寄语:污啦啦污啦啦彻底污啦

金祥彩票app

倚天屠龙记手游版本

捉妖记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