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浓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工讨薪难在哪【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3:53:58 阅读: 来源:浓度计厂家

临近春节,广大农民工朋友是否如愿拿到了辛苦劳作的工钱?今年,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这成为社会更加关注的话题。“边清边欠,前清后欠”,难以根治的欠薪事件,给农民工带来痛苦,也引起了政府职能部门深深的思索——

“7天”的焦灼等待

“我们已经在这守了快一星期了!”1月13日下午,在合肥市建设领域维护农民工权益中心,来自泗县长沟镇55岁的张大宇一脸愁容,和他的四五个同乡一起焦急地等待着维权中心的仲裁结果。

张老汉一行人1月6日起每天都到维权中心打听消息,目的只有一个,早日要回合肥某装饰公司所欠的每人4000多元的薪水。据张老汉介绍,去年12月底,当他们得知包工头无法给出年底结算的工钱时,一时慌了手脚,“俺们庄稼人哪里知道上哪去讨钱?”张老汉说,他们先后到合肥市相关部门、公司所在的某区级、镇级政府反映情况,但都没有得到直接的答复,几经周折才找到了这个维权中心。

从受理投诉到记者采访当天,张老汉心中的石头一直没有落地。是什么原因导致纠纷迟迟悬而未决呢?记者调查发现,务工者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工程经过了多层转包,其间错综纠葛的关系成了调解纠纷的障碍。

当记者询问这批人是否与施工方签订过劳动合同时,当初牵头召集张老汉来省城打工的小伙张刚说:“招工的是我熟人,白纸黑字打给我们欠条的,我想着就不用签合同了,谁知道他现在不认账呢?”对此,维权中心的工作人员解释说,没有劳动合同,无法申请法律援助,而调解的强制力有限,致使纠纷迟迟不能化解。

张老汉告诉记者,原本以为1月12日出现了一丝转机,但最终还是扑了个空。“听说工程的总承包商拿着4万元工钱来了,但中途又被第二道包工头截下了。”这让焦急等待的民工们更是不知所措。“大包工再转给小包工,层层转包,最后形成‘以包代管’,由包工头负责工资发放和管理。这些错综复杂的头绪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极大难度。”维权中心的工作人员如是说。

讨薪难仍因“旧疾”

张老汉只是遭遇欠薪之痛的众多农民工中的一个。“今年受整个经济环境的影响,我省民工讨薪事件的总量与往年相比虽未明显增加,但整体而言来得比较早。”省劳动保障监察执法局局长汪杰告诉记者,“相关部门在去年10月下旬就着手开展专项检查了。”

据了解,由于近年来民工工资清欠力度加大,我省目前高额欠薪的情况大为减少,但“小额化”欠薪却时有发生;而且越来越多的工程承包商玩起耍赖的伎俩,钻法律法规的空子。

讨薪难为何屡禁不止?汪杰告诉记者,还是一些老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拖欠民工工资主要发生在建筑、交通等施工行业,原因除了上文中张老汉遇到的“劳务分包不规范”导致层层转包,最终推诿扯皮之外,还有如下原因:

由于建筑行业竞争激烈,行业内存在垫资开工的“潜规则”,施工企业大多数要先期垫付工程款,工资则要在工程款结算完毕才予以兑付。但若工程款不到位,施工方资金链断裂,就会将损失转嫁给农民工。

倡议多年的“月薪制”并未得到很好的落实,被施工方巧妙地“架空”了。采访中,来自肥西的农民工孙亮就有过这样的遭遇。他与某房地产公司在招工之际签订了劳动合同,并约定实行“月薪制”。然而,在孙亮打工的这半年时间里,平时只能拿到生活费,工资余款被包工头以“代为管理”为名,说等到春节前结清。可当孙亮前来讨薪时,才知道包工头携款逃匿,人去楼空。

制度关键在落实

记者写稿之际致电张老汉询问讨薪的结果,他说:“维权中心已经通知我们19日去拿钱了。我们等了十几天总算是有了个结果啊!”张老汉的语气中略带惆怅:“不知道明年会不会还是这个情况?”

张老汉的发问喊出了社会的心声——什么时候民工讨薪不再是人们关注的话题?对此,汪杰说:“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让一系列的制度落到实处。”

据了解,目前我省为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提倡落实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即建设部门督促施工单位及时缴纳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以便实现对拖欠工资从保障金中先予垫付。然而从目前的运行情况来看,“全省4亿多元的保障金中,合肥市占了近3亿元。”汪杰说,“排除客观因素,全省除了省会城市之外的其他地区,是否存在征收不力,督促不力的现象?这是相关部门今后要加大监督的地方。”

解决农民工欠薪的难题,还需要多个部门的配合。在“属地管理,行业负责”的原则下,发生拖欠工资由总承包单位负责,总承包单位有困难的,由业主单位负责,业主单位也有困难的,由当地政府负责。劳动保障部门负责对清欠工作进行监督和协调;交通部门负责高速公路建设项目清欠工作;发改委负责铁路建设项目及系统内基建投资项目清欠工作;水利部门负责水利建设项目清欠工作;建设部门负责建筑和市政工程项目清欠工作。今后,各司其职的责任意识有待进一步明确和落实。

“畅通投诉举报渠道,在建筑施工现场公布劳动保障监察投诉电话,努力做到农民工工资拖欠案件‘快受理、快立案、快查处、快结案’,这也是劳动部门的工作重点。”汪杰告诉记者,“此外从实际情况来看,今后还要推进《劳动合同法》的贯彻执行,引导农民工依靠法律途径维权。”

锡基合金首选祥宇揭阳

五金知识利用猫眼能开防盗门用户安全防范有诀窍句容

小麦主产区病虫害加剧预测称产量质量将下降彭怀安

天津菜价为啥居高不下天气太差炒菜团的炒作李皆乐